外资小贷公司审慎布局中国市场

2018-10-13 03:02:47 来源: 百色信息港

经过了五年爆发式的增长,截至今年6月末,全国小额贷款公司数量已达5267家,贷款余额4893亿元。在这其中有一个特殊的“族群”,那就是占比不到1%的外资小贷公司。

随着国内小贷市场的日渐成熟,越来越多的外资小贷公司“落地”中国。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新加坡淡马锡、法国美兴集团、国际金融公司、香港惠理集团、香港亚洲联合财务、日本永旺集团等数十家外资企业在中国内地设立小贷公司。

在1:0.5的低杠杆率、单一的融资渠道,以及不得超过基准4倍的贷款利率等种种制约之下,外资小贷公司如何保持利润增长?在未来的中国市场又将如何布局?

近日,富登小额贷款(四川)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柯文龙、法国美兴小额贷款公司中国区总经理李星海,以及亚联财小额贷款(北京)公司总经理萧志强等,解读外资小贷公司的“中国路径”。

“小而分散”的信用贷款

“微贷的本质是无抵押、无担保的信用贷款。”早在小贷公司试点初期,中国小额信贷机构联席会会长、国开行前副行长刘克崮便如是强调信用贷款对于微贷的意义。

然而,小额信用贷款高风险、高成本、低收益的特点却令大多数小贷公司望而却步。如今,在全国5000多家小贷公司的4893亿元贷款余额中,信用贷款的占比仍然非常低。

相比中资小贷公司,外资小贷公司似乎更愿意挑战“高难度”。

从多家外资小贷公司了解到的情况来看,绝大多数的外资小贷公司都是以经营信用贷款为主,抵押和担保类贷款占比非常低。以富登、美兴、亚联财为例,它们的信用贷款占比分别达到了80%、90%和100%。

与此同时,外资小贷公司的平均贷款额度和贷款额度也远低于同业的平均水平。富登小贷从2009年家分支机构开业至今,平均贷款额度为18万元;而美兴小贷经营6年,在四川南充和成都发放了约4万笔贷款,平均贷款额度仅3万元。

柯文龙认为,外资小贷公司的信用贷款普遍占比较高除了公司战略定位的主观因素外,更重要的是“资金”和“技术”两个客观条件。

他表示,外资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金都比较大,再加上有母公司的支持,即便是不能获得银行贷款,后续融资也比较有保障。只有“盘子”大了,才有可能做“小”、做“散”。

“而通常本土小贷公司的注册资本金比较小,大部分在5000万——1亿元左右,‘盘子’太小,只有贷款额度高一点,运营成本才能降下来,盈利水平才能上去。”柯文龙称。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按国际惯例,一个真正的小贷公司需要18——24个月才会达到盈亏平衡点,但在国内投资小贷公司普遍要求3——6个月一定要回本。

“迫于股东的压力和资本金限制,小贷公司盈利快的方式就是放大贷款额度、提高贷款利率。”该人士称。

“做一笔30万元的贷款并不会比3万多出多少流程,但销量就相差了9倍,利润也相差不少。”李星海表示。

但他认为,小贷公司需要在商业性的投资发展和社会效应之间找到平衡。以美兴小贷(南充)公司为例,发放的3万笔贷款后面是3万个家庭,可以惠及到的人数多达十几万人,这也是小贷公司真正价值的体现。

事实上,目前一些地方监管部门正在尝试将信用贷款比率作为考评小贷公司的一项重要指标。据辽宁省金融办主任王英介绍,截至今年5月,辽宁小贷公司信用贷款比率从2009年的26%提高到37%。

在他看来,按照银行方式经营小贷公司是没有前途的,小贷公司必须努力提高信用贷款比例。“实际上,我们希望信用贷款比例提高到70%以上,成为小贷公司主流的占优势的信贷体系。”

“大而全面”的体系建设

然而,对于小贷公司而言,提高信用贷款的占比不只是业务模式的调整,而是对他们整体风控能力、管理水平和IT系统的一场考验。

据了解,美兴小贷初期在IT系统上的投入就达数百万元,而富登小贷在总部IT系统的前期投入更高达3000万——4000万元,这还不包括往后每年更新、维修的后续投资。

“做一笔贷款不难,但做1万笔、10万笔贷款,没一个好的风控体系、管理体系是不行的。”李星海认为,一个完善的体系架构才能支撑一个好的商业模式,而这亦将成为公司的核心竞争力。

他称,由于单笔贷款额度小、贷款数量多,所以外资小贷公司非常看重效率。一个好的IT系统必须能够处理成千上万笔贷款,在提高工作效率的同时降低风险。

“业务人员把客户的资料上传后,系统可以自动计算和筛选,审批人员不需要去现场便可完成审批,而审批之后系统也会自动完成发放工作。整套流程下来,快1天即可完成放款。”李星海介绍道。

事实上,除了强大的IT系统,富登、美兴等一批外资小贷公司更为核心的技术还在于他们成熟的风控体系和审批模块,而这大都得益于其母公司既有的微贷技术。

例如,美兴小贷的大股东法国美兴集团、富登小贷所属的新加坡淡马锡公司、亚联财小贷的母公司香港亚洲联合财务有限公司等在小额贷款领域都有着丰富的业务经验。

法国美兴集团在6个国家有投资和管理小贷公司,香港亚洲联合财务有限公司是香港地区的以信用贷款为主的小贷公司,而“淡马锡微贷技术”也早已在印度、巴基斯坦、印尼等多个地区运作多年。

据李星海介绍,原来法国美兴集团就有一个微贷模板,但在引入中国的同时也做了大量“本土化”的改造。原有的版本更多的以硬性指标(即财务指标)为主,依赖计量分析。经过改良后,虽然整个模板里的数字项仍有30——40个,但他们把软性指标(非财务指标)的比重加大了,比如客户的经营能力、家庭情况、婚姻状况、是否有不良嗜好等。

“这永远是一动态过程。”李星海表示,由于地域、经济、文化的不同,公司会根据底层数据的变化对微贷模板的各项指标进行相应的调整。目前美兴小贷的微贷模板已经做到了第八版,而成都和南充的系统也有不少的差异。

然而,“每一个细微的调整都是一笔不菲的投入。”李星海称,因为国内没有相应的技术公司,所以每一个指标的变动、系统的调整都要放到法国总部去做。

审慎布局中国市场

对于进入中国市场的外资小贷公司而言,既有的商业模式和微贷技术既是优势亦是压力。受杠杆率过低、融资渠道过窄等政策制约,外资小贷在中国的盈利能力面临着新的考验。

“一方面,在印度、非洲、拉美等地贷款利率可以做到30%甚至更高、利润空间比较大;另一方面,在国外小贷公司的杠杆更高,融资渠道更多,因此资金成本比较低。”李星海坦言在中国做小贷的“压力很大”。

但他认为,美兴的战略是不在于一笔贷款赚多少钱,而是希望以规模来盈利。同时,通过良好的商业治理,风险控制、业务规模,来撬动更多的资本,获取长期而稳定的商业回报。

作为家外资小贷公司,美兴小贷的发展步调似乎尤为审慎。从2007年至今,仅在四川南充和成都开设了两家公司。

李星海认为,区域的扩张会视下一步的政策走向来定,因为每到一个新的地区,公司都会经历一次新的调整,以确保每一个新设公司能被成功复制。这是为什么美兴两家分公司的开业相隔了三年。

“目前这两家公司的经营状况良好,都在开业13——14个月后就能实现盈利。四川的微贷市场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新的扩张计划已在考虑中。”他表示。

而富登方面,2008年9月在四川设立了总部,目前已经在四川、重庆、湖北三省市拥有24家分支机构(包括区域总部),直到今年全公司才实现盈利。

对此,柯文龙认为,相比本土的小贷公司,富登达到盈亏平衡点的时间要长很多。一方面是前面谈到的,他们前期在总部的IT系统上投入了大量的资金,这部分成本比较高。另一方面是由于他们的单笔贷款额度很小,运营成本高,所以利润稍低一些。

但他指出,由于富登小贷的战略定位很明确就是微贷市场,并且 “淡马锡微贷模式”已经在很多地区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所以并不急于一时,而是立足长远。

对于未来的规划,柯文龙表示,由于目前中国小贷行业受到政策因素的影响比较大,所以富登小贷的整体规划离不开政策的变化。

“淡马锡的背景很雄厚,但也会依据投资的具体情况来看,现在小贷公司的杠杆率太低,不能指望依靠股东一直投钱,所以富登信贷的未来规划关键还是看这个行业的政策走向如何、发展前景如何。”他指出。

还阳草
河源紫金县5-7千房价
滤油器图片
进口红酒
紫金县5-7千新楼盘
水果风幕柜图片
连接器
河源紫金县7千-1万房价
武汉水果保鲜柜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