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帕族毕业减压時间啝泩命芣该用來换钱7z

2019-06-13 19:10:09 来源: 百色信息港

“零帕族”毕业减压:时间和生命不该用来换钱

生活零帕 月月光不要紧,与其痛苦节流,不如勇于开源!

深造零帕 北京的大学,其实和北大都很近

理财零帕 没房没车不要紧,这样更能享受财务自由!

精神零帕 朋友奚落不要紧,告诉他们,我什么“奴”都不是!

舜讯 在盛产“房奴”“孩奴”的今天,每一个现代人似乎都承受着各种压力。尤其是年轻人,往往从毕业就开始不堪重负。然而,有这样一群人:他们不愿意再承受生活的压力,而是出于兴趣、爱好、选择等不同原因,不再像其他人一样拼命赚钱、工作、买房……甚至可以一直赋闲在家,直至找到“我喜欢的事”。这就是出现的“零帕族”。

名词解释

零帕族=0压力

帕是压强的单位“帕为0,所谓“零帕”就是指没有压力。“零帕族”这个词是指栖身于现代社会,承载于来自生活及工作中的各种压力,仍能保持积极乐观心态的人群。

“零帕族”的年龄范围主要集中在20至35岁,多由年轻白领和大学生组成。他们不拘泥于环境的限制,对世界有独特而深刻的认知,虽然表现出无所谓的随意生活态度,实际却有激昂的内心,只是与压力说“NO”。

“零帕族”故事之多元型

时间和生命不该用来换钱

出镜人物:阿兰

阿兰是一个零帕族的典型。他本科就读于北京大学化学系,毕业之后却做着与专业几乎毫不相干的工作:弹吉他、演出、教学,和朋友开了一个做天然香料的小公司,也参与一个戏剧工作室。在他看来,做自己喜欢的事是重要的,时间和生命不应该用来换钱。

为话剧做现场音乐获成功

阿兰上学时的主业几乎就是弹琴,更像顺便拿了个学士学位。毕业之后本来指望靠演出和教学有点可观收入,但市场似乎不太买账。2008年,阿兰给由几个北大朋友一起制作的话剧《在变老之前远去》做现场音乐,非常成功,同时他也引起了话剧导演孟京辉的注意。

第二年,孟导在排《堂吉诃德》时直接找到他做现场音乐,大获成功。“其实名分都是虚的。我只是喜欢做有创造力和挑战力的事情,这个有趣的经历让我从另一个角度审视弹琴,让我受益匪浅。”当问起他做这些演出的收入时,他坦言,作为非“职业”乐手,这种低密度演出的收入只够温饱,如果想靠音乐挣钱,更稳定的是教学之类。

在北大开吉他班挣点小钱

他每年会在北大开教学班,教古典吉他,“更多的是舍不得北大这地儿。其实也挣不来多少钱,学费很便宜,主要是针对在校学生,大班每个人一学期才300元,小班会贵一些。”他也有些私人的学生,但由于自己招生不积极,基本上控制在五六个人左右。

在他看来,教学其实是个有乐趣的事情,“把自己懂得的东西用恰如其分的方式传授给别人,实际上是个很艺术的工作。”他不愿意纯为了挣钱做更多的重复教学,“不太喜欢那种混事儿的感觉”。

开香料公司实现浪漫梦想

阿兰非常重视的香料公司是和前女友一起开的,公司名字是他起的,起名字没少费脑细胞。

公司从卖精油开始,但因为在国内比较小众,即使做得很好,市场也有限。近两年,主要经营各种纯露,消费市场相对大些,“忙活忙活还是能看到点钱”。近接了个做香水的大单子,“非常喜欢调香,把喜欢的音乐用香气表达出来,有趣而浪漫。很多东西是相通的,只要你用心体会。”

阿兰说这样的生活,其实收入不是很多,但因为家是北京的,不用租房买房,只是养个小车,所以几乎没有经济压力,“不过要是以后成家的话,还是得多弄点钱,想挣钱应该不难。”关于以后的想法,他说要编一本有趣的吉他教材,给那些喜欢的人们。然后多花些精力在香料公司上,“要是能调出一系列自己命名的香水就好了,还有一支专门献给喜欢的姑娘的”。

软件小程序制作
硬皮病
帕金森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