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一些美好

2019-07-14 05:50:15 来源: 百色信息港

一直想写篇关于感情的文章,但总是故事还没开始就放下了笔,我总认为是自己的生活太贫瘠,没有人物,没有故事,缺乏感悟,记得北岛说过“一个人的行走范围,就是他的世界”。可想而知,我的世界小的可怜,估计几步就可以丈量。

可这种认为却在某个午后被自己彻底反驳了,写不出完整的文章,不是因为没有生活,而是因为我太依赖于生活。

我的亲情,我的爱情,我的友情,我把他们紧紧握在手心,死死揣在怀里,我怕失去,又不知如何是好,就像小时候分到自己手里的糖果,即便化了,也不舍得分享。

那时怕玩的游戏是捉迷藏,怕当那个去捉的人,睁开眼的瞬间,所有的小伙伴都消失了,那个感觉到现在都会令我紧张。我四处张望,仔细听周边的动静,小伙伴们总是很耐心的藏在角落里,唯恐被我发现。已记不清有没有把他们全都找出来,但我却记得每找到一个时的开心,像是收到了一个礼物,又像是,失而复得。

我以为这样的自己会一直胆怯下去,但一次小小的意外却激起了我“重生”的本能。记得那是一个芒种的晚上,我扒拉着机动车的车厢,等着大人忙完带我们回家。就是在一瞬间,车开始倒退我从车厢上掉了下来,我能清楚地感觉到左臂旁滚动的车轮,我大声的呼喊,满眼的漆黑满地的农用车轰轰隆隆的响,没有人看得见也没有人听得见我的存在,我两脚使劲蹬着地面,身子在地面上摩擦,那是求生的本能。

所幸,车停了,我麻利的从车厢下爬出来,跑出去很远,唯怕车厢再向我压过来。当确定是安全的时,我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记得我姐当时就在旁边,莫名的看着我,我一直用袖子擦开眼泪,却始终觉得眼泪太多袖子太短。她不知道眼前的这个妹妹在一分钟前经历了什么,更不知道从那以后成长对我来说有多么迫切。

我很感谢一个人,是她激励了我要变得更好(虽然现在的自己仍然很差劲)。前两天我又去找了她,这几乎成了我每次休假的必备行程。她承载了我少年时期所有的努力和畅想,也成了日后身处异地孤立无援的我咬牙不放弃的念想。在身边的朋友开始触碰青涩爱情的时候,我手里牵着温热的友谊,这也是我一直觉得友情比爱情重要的起因。

在懵懵懂懂的年纪,友情比爱情早了一步,然后陪伴了我很长一段岁月。

可能这也是我在听到我家奶茶唱到“我总是惦记十五岁不快乐的你,我多想把哭泣的你搂进我怀里”的原因,只是我不确定那个你是你,还是我自己。

初恋对每个经历过的人来说应该是美好的,无论是暗恋,还是某种暧昧的情愫,即便爱到受伤,也可以一笑泯千仇。我对初恋的印象停留在了《方文山韵脚诗》,那时对韵脚诗的喜欢简直达到了痴迷的状态,还大胆尝试着写,可语法笨拙的我不敢拿出来示人,怕被人耻笑。在那时,一个憨厚的小伙子出现了,他认真读我的文字,并把原稿折起来好好收藏,他会欣赏我欣赏的东西,陪我听刘若英的歌,陪我读一些矫情的诗集,会为了讨我开心用他那五音不全的嗓音唱我喜欢的歌。那时的我在他眼里似乎是特殊的,我能读出那种,他喜欢找我聊天,喜欢牵着我的手,我们会在寒冷的冬天选择去一个下雪的城市,真的像书中写的“一不小心就白了头”。

所以后来听到刘若英的成全,我很喜欢那句“所有的悲伤丢在分手那天,未必永远才算爱得完全”。

突然觉得一辈子很长,回忆里的我们变得越来越小,仿佛那个年幼稚的丫头不是自己。

一次冲哥问我,如果有机会去刘若英演唱会去不去

我说,去

他说,那就买1200一张的门票

我说,贵

他说,你可以坐前排离她近一点儿

我说,好

济南红绘医院电话
哈尔滨专治男科的研究院
云南哪家治疗癫痫病专科研究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