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单车走了后续问题难解消费者权益谁保障

2019-05-14 20:29:28 来源: 百色信息港

小蓝单车倒了,我的押金怎么办?11月20日,家住北京朝阳区的崔小姐告诉,自己从10月22日就申请退押金了,可一个月过去了,退款页面显示还处在退款中。

当我在小蓝单车APP里操作退押金时,页面上显示,退押金后您赠送余额将会清空;账户中优惠券将会作废;以后押金需交纳199元。我想算了吧,99元钱也不多,把余额用差不多了再退吧。海淀区的刘先生告知,没想到,它这么快就倒了。

押金难退只是共享单车企业倒下以后面临的一个问题,供应商找谁要账、报废的车辆谁来管也是十分棘手的问题。

消费者权益谁来保障?

与崔小姐、刘先生有一样遭受的消费者还有很多。据了解,自今年9月以来,由于行业洗牌,已先后有悟空单车、町町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多家同享单车企业倒下,而这些企业无一例外都存在押金难退问题。

行业洗牌,企业倒下,消费者的合法权益如何保障?

北京盈科(杭州)律师事务所方超强律师认为,根据《企业破产法》的规定,企业的破产财产将依照破产费用优先的原则,剩余财产优先清算员工工资、社保等费用。而上暴光的高额供应商欠款和用户押金,其实都属于清偿顺序之末的一般性债务。极大可能是难以取得全额清偿,只能在剩余财产中按债权比例受偿。

但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教授刘俊海对《工人》表示,用户的押金与企业自有财产是两个概念,押金所有权属于消费者,不是企业资产,因此不能算是破产财产,应该在企业破产清算前取回。

即便如此,依靠我们个体的力量很难完成押金追讨。而且单个人的押金并不多,没人会去打官司,消协组织应当代表消费者依法履行保护消费者权益的职责。刘先生说。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有关部门必须未雨绸缪,而不是等到无法退款时再去想办法。他建议,首先要明确同享单车押金退还流程和工作日时间限制,设立专用账户用于押金退还;其次,共享单车平台、公共单车平台与个人征信系统接入,鼓励对信用系数高的市民免收押金;关键的是,要严格规范押金使用,保障资金安全。

供应商找谁要账?

同享单车倒下,相干供应商也损失惨重。 据媒体报道,目前小蓝单车拖欠供应商款项高达2亿元,触及70余家供应商。大部分供应商被拖欠款项在100万元左右,部份供应商被拖欠款项高达800万元。

小蓝单车大部分的采购和生产都出自深圳和惠州,此前我们与小蓝的账期是30天。从今年3月份开始,我们就感觉不对,一直等到5月都没有拿到回款。一位供应商说。

曹磊认为,供应商与共享单车企业合作多是预付款的方式,企业一般先支付30%左右的预付款给供应商,完工后再付尾款。但现在的问题是,一些供应商还没完工,那边企业就倒了,这样尾款就很难收回来了。

除了被共享单车企业欠款以外,供应商还面临很多难题亟待解决,比如此前为了满足同享单车海量订单所扩建的生产线如何处置?减产以后,闲置的工人如何安置?

这些问题确切比较棘手,目前来看,在配件等原材料本钱价格上涨的情况下,供应商应积极寻求转型,针对特定人群开发中、更具个性化的车子。曹磊说。

报废的车辆谁来管?

近两年,共享单车市场发展迅猛。据统计,截至今年9月,北京市同享自行车企业投放运营车辆达235万辆。而有关专家预计,2017年,同享单车在全国的总投放量可能接近2000万辆。

随着多家共享单车企业陆续倒下,报废后的同享单车怎样回收、回收后如何处理,引人关注。

近日,走访发现,很多废弃的共享单车被随意堆积在立交桥、地铁站附近,占用城市公共空间。在不少小区,一些废弃的同享单车被直接扔在绿地上,影响小区的环境。

报废的同享单车应该由谁来回收呢?中国消法研究会副秘书长陈音江对表示,按理说应由相关运营企业负责回收,但问题是由于保护成本高、回收价格低,企业与其维修和回收废弃单车,还不如直接生产投放新的单车。

卓创资讯废钢铁分析师蔡玉婷此前曾对本报表示,2017年以来,废钢铁铁皮、车架子等料型回收价格为每公斤0.9元~1.1元,被多数贸易商吐槽价格比废报纸还要低。

对此,中国再生金属协会发展部相干负责人指出,低回报率的单车回收生意,应当斟酌生产者延伸制度将生产者对其产品承担的资源环境从生产环节延伸到产品设计、流通消费、回收利用、废物处置等方面。因为没有生产者延伸制度,企业因盈利需要会早斟酌制造而非回收。

白带多怎样治疗
盆腔炎的原因和症状
盆腔炎怎么引起的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