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全家都是中产阶级

2019-03-22 14:36:31 来源: 百色信息港

Thomas Luo (骆轶航),PingWest 联合创始人、总。在硅谷和中国两地的科技创业和互联生态观察者,相信技术驱动创新进而使社会进步。6年科技报道经历。

不是中产阶级崛起了,而是属丝经济的味儿变了。属丝们有了一股小布尔乔亚味儿,还挺好闻的。

我一直挺好奇的:怎么自从6月底的这轮股市暴跌之后,做互联的人都开始嚷嚷着“屌丝经济结束,中产阶级消费崛起”了呢?

那些突然就被崛起了的中产阶级,是从哪儿一夜之间冒出来的?

过去,互联经济是“屌丝经济”,主打3G——Game(游戏)、Girls(女生,其实指的是色情)和Gambling(赌博博彩)。络游戏和游戏里的点卡、增值付费道具和广告,唱吧和劲舞团里的鲜花和礼物,空间里的黄钻会员资格,YY上的付费会员,直播平台上那些给美女主播送花买肉松饼的人……这些都是互联“屌丝经济”源源不断的利润来源。这就是所谓的得屌丝者得天下。

2015年,在互联消费上从来不被重视的“中产阶级”突然就翻身了:健身、美业、餐饮、外卖、生鲜、房地产、洗车、母婴、海外购物,还有阅读、视频和电影等“内容消费”。消费这些服务的用户看上去挺高端,挺像传说中的“中产阶级”的,于是“中产阶级消费”就被资本和创业者扶上位了。

OK,注意几个事实:

唯品会、聚美优品等美妆、海淘和服装的大部分销量来自中国二、三线以下城市;

整个跨境电商——也就是“海淘”的洋货消费在向二、三线城市倾斜;

从2014年起,三线城市的电影院线票房超过了一线,猫眼电影和格瓦拉在其中功不可没,《万万没想到》、《师傅》和《寻龙诀》的主要票房都来自这些地方;

餐饮外卖两家竞争激烈的公司——美团和饿了么激烈的争夺正在三线城市展开;

三线以下城市的余额宝用户正在撬动整个阿里巴巴余额宝资金链的增长;

滴滴出行和Uber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的竞争已经告一段落,现正在杭州和成都激战,西安和青岛等城市也已经成为战场;

自媒体“罗辑思维”在这个星球上有数百万粉丝,他们分布在华尔街、硅谷、北京国贸、上海恒隆广场、香港金钟、台北松山文创园和中国内陆三四线城市的寺庙、军营、高校、中小学、工厂和医院里;他们都认得罗胖,很多人也认得高晓松和吴晓波,觉得他们很有知识很有文化,从他们那儿学到很多。

……

当双十一大家都在“买买买”,都在从海外渠道往回屯洋货的时候,一线城市的“中产阶级”和三线城市的“屌丝”们在干着一样的事,都在盯着屏幕点按钮到手指头抽筋。

当《寻龙诀》、《师傅》和《万万没想到》岁末上映的时候,三线城市的幼儿园老师和北京光华路财富中心写字楼里的姑娘们一样兴奋,大家都读过《鬼吹灯》,都认识廖凡和黄渤,都在优酷上追过王大锤和叫兽易小星。但是《星球大战》和《小门神》可能在一线城市的人缘会更好些。

当罗辑思维又做了一期视频,罗振宇开始讲创新的五大法则,讲海洋文明与陆地文明的差别的时候,在外面谈了一天deal的VC投资经理和蚌埠一个卖电动车的小老板一起打开了优酷的罗辑思维频道,他们从中学到的东西可能不一样,但都觉得挺有收获,哪怕是多了点谈资呢。

当北京CBD世纪财富中心的白领中午叫了一个外卖送到大楼电梯口被保安拦住的时候,2000多公里外一个小镇上的健身器材店小老板也刚叫了一个外卖,下单的方式也是用支付宝。

你们全家都是中产阶级

很多事跟我们想的确实不一样:

二三线城市的屌丝对财富的掌握,可能更自由更灵活,没有生活成本的过高压力,钱就真的变成钱了。

过去5年,智能大范围的普及和移动应用对人们生活的无死角覆盖,弥合的不仅是生活方式差异的鸿沟,也包括审美、消费诉求和精神世界的层际差异。

那些过去在劲舞团上买花的人,在空间上用黄钻的人,在YY上当付费会员看大尺度直播的人,在优酷上看《万万没想到》里王大锤惨兮兮的样子的人,有一天他们发现《万万没想到》在自己家旁边的电影院里跟北京同期上映了,而且随时就能买到票抢到座,他就成了电影院线的消费者。

那些一年也读不了一本书,做着一点小生意,通过朋友圈转发文章注意到一个笑咪咪的胖子讲了点创新的成功学,还夹杂着扯了点人文和历史,比自己中学的语文老师和历史老师可爱多了的人,一不小心就成了罗辑思维的粉丝,而他这辈子可能都不是许知远是谁。

三四线城市的人们更爱健身,更有时间做美妆,更有时间享受时光和美食。

不是中产阶级崛起了,而是屌丝经济的味儿变了。屌丝们有了一股小布尔乔亚味儿,还挺好闻的。

那些喊“中产阶级消费崛起”的人,是你们全家都是中产阶级,还是我们全家都是中产阶级?

中产阶级

Thomas Luo (骆轶航),PingWest 联合创始人、总。在硅谷和中国两地的科技创业和互联生态观察者,相信技术驱动创新进而使社会进步。6年科技报道经历。

本文标签: